是辣妹發飆觸法?還是警方與記者侵權?


☉劉宏恩(中國時報 民國88年1月16日 15版)


 台中市警察局第二分局日前前往某KTV酒店臨檢時,因酒店小姐不滿攝影記者在場拍照
,對警方及記者辱罵,雙方並發生肢體衝突,警方隨後將部分酒店小姐以涉嫌「妨害公務罪
」之現行犯當場逮捕,移送法辦。警方取締非法行業的決心,以及貫徹公權力的行動當然應
該支持。但是,公權力的執行過程失去公平允當,以及媒體在當事人明白拒絕的情況下強行
拍攝所衍生的法律責任問題,卻更值得深思。


 雖然刑事訴訟法第二四五條明白規定「偵查不公開」,但我們在收看電視新聞,卻不斷有
著一幕幕熟悉的野蠻畫面:警調單位逮捕到某嫌疑人,隨即公開宣布破案,並邀集記者前來
採訪拍照,而嫌犯則低著頭,雙手橫持大幅白布條,上書「某某分局偵破××案嫌犯○○○
」,像籠內的動物般供攝影記者大拍特拍。如果有嫌犯不願被拍,低頭閃躲,甚至我們會在
電視鏡頭看到一隻警察的手硬生生的把嫌疑人的頭給「揪」起來,「方便」記者拍照。此種
作法明顯違反人性尊嚴及刑事訴訟法前述規定,直接不法侵犯嫌疑人的自由權與隱私權,與
中共文化大革命時,群眾將「反革命份子」戴上高帽、掛上狗牌遊街的行徑,簡直同出一轍


 如果公權力不但不遵守祕密偵查的規定,甚至公然主導或介入,強迫嫌疑人接受採訪攝影
,這已經明顯觸犯刑法第三○四條的妨害自由「強制罪」。但數十年來,此種公務員明顯違
法,在法治國家不能容忍的野蠻作法,竟然從未受到追究;應該主動偵查犯罪,且一併注意
嫌疑人有利不利情狀的檢察官,如同對之默許縱容,實在不可思議。


 「台中酒店辣妹發飆、妨害公務」,這是媒體喜愛的聳動標題。但是,吾人不能不提醒媒
體界的朋友:任何被警方臨檢、偵查的民眾,並不因此喪失了拒絕接受採訪或拍照的權利。
記者並不因為隨同警方工作,就取得任意侵害他人隱私或住居自由的特權。以此次遭臨檢的
台中KTV酒店為例,當酒店經營人及小姐拒絕媒體採訪拍照時,酒店當時大可以表示同意
配合警方臨檢,但同時停止開放營業,要求媒體人員立即離去。倘若媒體人員不肯,強行留
滯,則反而變成記者才是刑法第三○六條妨害自由「侵入住居罪」的「現行犯」,警方依法
應該保護業者及小姐的自由與隱私,甚至以現行犯為由立即逮捕強行留滯的媒體人員。強迫
攝影一樣會發生刑法上妨害自由罪責,及民法上侵害他人肖像權與隱私權的損害賠償責任問
題。這樣的訴訟案件至今尚未發生,主要是因為前述執法機關縱容默許、積非成是,以及一
般民眾及嫌疑人不了解個人法律上權利所致。隨著台灣民主法治的日趨成熟,民眾法律知識
的逐漸普及,未來媒體記者因此挨告的案例早晚將會發生。


 前陣子,一位民眾僅因無意間摸到一頂路旁機車上的安全帽而留下指紋,結果卻因該機車
及安全帽剛好為某搶匪所曾使用,他因而被警方逮捕、檢方起訴,甚至法院一審判刑,坐牢
數百日才被上訴法院發現冤情。而各級法院每年依「冤獄賠償法」賠償無辜遭逮捕拘禁民眾
的總金額,更是驚人。保障嫌疑人的權利,並不是在保障壞人;而是在保護任何有可能無辜
,卻不慎被誤認的一般民眾。這有可能是你,是我。至於警方到KTV酒店臨檢時,在現場
查無色情活動的情況下,酒店小姐根本連「嫌疑人」都稱不上。她們接受臨檢,就如同我們
一般民眾在橋頭或路邊接受警方臨檢一樣的地位。如果我們不希望自己在偶然被警方要求出
示證件的時候,會被如影隨形的記者,在我們不願意的情況下,強迫接受採訪攝影;那麼,
我們就不應該僅因酒店小姐的職業或穿著打扮,而接受警方以公權力助長、甚至主導強迫攝
影的違法行動。


 警方有執行公務、臨檢要求民眾出示證件的權力,但他們不可以強迫民眾接受諸如採訪攝
影等民眾無義務之事。記者有報導採訪的工作權利,但逾越合理界線,侵犯當事人的自由、
隱私和肖像權時,一樣是違法。KTV辣妹接受臨檢,應該跟一般民眾接受臨檢有一樣的權
利;而警方和記者違法,執法單位不應縱容默許。這才是民主、法治、人人平等的真諦。

●相關文章:「對於狗仔雜誌在台灣的二三感言」Why we need to speak up when we see things that may be wrong 【本篇文章歡迎您在未刪改並尊重本人姓名表示權的情形下,予以轉載或轉寄散播】

回到宏恩的Home Page
Welcome to email me! markliu8@yaho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