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  行


旅行...能使我們擺脫虛假。...我從遠行的過程中 擺脫了各種各樣的座標,看清了過去許許多多座標 是多麼的荒唐!...旅行...使我們離開邪惡。... 人們在極小的空間裡爭鬥、稱王,生命惴惴不安, 極端害怕,於是產生了有我沒你小空間式的思維, 邪惡於焉產生。...[旅行]擴大生命的空間,...它 幫助我們體驗生命。


—余秋雨,聯合副刊,2005.02.17





宏恩的飛鴻印雪一個旅行記憶